以下内容主要从Prof Akiko Iwasaki岩崎明子教授发表在Twitter中的内容以及结合相关知识进行整理,原文请点击阅读原文链接。

Prof Akiko Iwasaki岩崎明子教授耶鲁大学免疫生物学和分子、细胞、发育生物学

Waldemar Von Zedtwitz讲席教授 

岩崎明子教授在先天抗病毒和粘膜免疫研究领域取得了重大发现,改变了学界对病原体免疫反应和疫苗研发的认识。她不仅收获了众多奖项和荣誉,还于2018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于2019年当选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院士。岩崎明子生于日本,高中移居加拿大,在多伦多大学获得免疫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完成博士后,于2000年加入耶鲁教职团队。自2014年以来,她还担任着著名医学科研机构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因常为科学和医学领域的女性和少数群体发声,岩崎明子博士也是推特上的“红人”。

在香港发生世界上首例SARSCoV2病毒再次感染情况(第一次和第二次感染间隔142天),该感染者第二次感染后并无症状,而且两次所感染的病毒基因组序列不同,说明感染病毒毒株存在差异,非一般意义上的“复阳”。看到这个新闻,与其恐慌或者担心,不如通过这一位感染者的示例(这是原发感染如何预防继发感染引起疾病的经典例子)来学习和了解新冠病毒感染背后的免疫学原理,以便做好新冠病毒的自我防范。
 
  1. 由于该患者第二次病毒感染无症状,说明该患者首次感染产生的免疫力虽然不能阻止再次病毒感染,但是该免疫力能够保护身体不受到病毒感染所导致疾病的侵袭(图一)。
  2. 该个体在首次感染的时候身体没有可以检测的抗体,但是在第二次感染后身体产生了可以检测到的抗体,说明自身免疫力发生了有效的作用,是非常令人鼓舞的。其原理可能是第一次感染没有产生足够的抗体,可能是由于病毒滴度较低,没有到达血液免疫那一块就被控制了,第二次感染产生了足够抗体,与某些疫苗接种需要加强针是类似的道理(图二)。
  3. 由于SARS-CoV2能够发生再次感染,通过自然的感染传播通过产生“群体免疫”的效果进而消除SARS-CoV2病毒可能性很小。因此,要实现真正的群体免疫”需要依靠疫苗的接种。从图三的不同应对策略中可以看出,疫苗接种可以把死亡率和死亡人数降到最低(图三)。
因此,新冠病毒感染后并非终身免疫,感染后身体免疫力持续时间仍然不确定,需要大量研究,但是并不能有效阻止第二次感染。并且再次感染后虽然可能无症状,但是仍然具有一定的传染性。不论健康个体还是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患者都要加强自我保护,例如避免人群聚集,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
 
此外,该再次感染病例的发现对于认识新冠病毒的今后发展趋势有如下重要意义:
  1. 根据图三所得出的原理,通过群体免疫来消除新冠病毒是不大可能的,有效的疫苗仍然是取得控制新冠病毒的关键;
  2. SARS-CoV2 将会向其它冠状病毒一样 (如感冒冠状病毒等)在人群中传播;做好安全防范,但完全不用恐慌。有基础疾病,肥胖或者年长者需更加注意;
  3. 即使在身体取得免疫力和产生抗体的情况下(通过接种疫苗或者曾经被感染),仍然可能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但是二次感染似乎对身体危害不大(需要大量研究证实);
  4. 疫苗的研发可能需要针对不同变异的新冠病毒,并且疫苗可能无法提供对新冠病毒的终身保护(静待有效疫苗的问世),可能需要多次接种(类似流感疫苗)。

翻译整理:邓林博士

格拉斯哥大学医学心脏病学博士

帝国理工学院博士后

牛津大学访问学者

英国博士联盟副主席

阅读原文https://twitter.com/VirusesImmunity/status/1297890434262474758

编辑:童含冰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6 =

Copyright ©2020 Doctorate Associatio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

12 − 3 =